博郡PPT造车背后:融资困难,跟夏利传绯闻,被曝停发年终奖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8-23 11:49    浏览量:

图1

博郡汽车不甘“低调”。

今年以来,博郡汽车“高调”动作一个接一个,发布新车、获中化国际融资、意图申报科创板,创始人黄希鸣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凡提竞争对手,必把特斯拉挂在嘴上。

汽车行业摸爬滚打20年的黄希鸣,在造车新势力集中爆发的2016年成立博郡汽车,并以“技术流”“低调的实力派”自居。

图2

博郡汽车董事长、CEO 黄希鸣

博郡汽车诞生以来,得到南京、淮安、上海三地政府的青睐,又有中科招商、中化国际等上市公司的资金加持,却始终未能实现量产。

资金始终是卡在博郡汽车量产路上的巨石。因为缺钱,员工怨声载道,供应商断供,跟一汽夏利合资的进展亦受到影响。

01

合资“步伐”缓慢

一汽夏利跟博郡汽车的“联姻”,在股市激起一阵浪花,却没能持续多久。

4月底,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将联合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共同组建合资公司,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博郡汽车则以现金出资。

这是一场没落汽车巨头跟“二线”造车新势力的合作。一汽夏利连年亏损,靠着频繁买资产得以“保壳”;博郡汽车融资困难,有试制车亮相却至今没有生产资质。

时间过去三个月,“联姻”依旧没有“结晶”出现。7月13日,一汽夏利发布业绩预告,2019年上半年预计亏损5.3亿元到6.3亿元,唯一的好消息是“公司正在积极推进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合资合作事宜”

市界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双方早在2018年8月就开始接触了,博郡汽车将该合作称为“天津代工项目”。

图3

博郡汽车员工袁波告诉市界,“黄总开会的时候说,合作其实就是让一汽夏利代工”。博郡汽车试图通过与一汽夏利“联姻”获得造车资质之外,还企图打通上市公司的融资渠道,公司内部甚至传出“合资只是幌子,借机装入上市公司才是真正的目的”。

一汽夏利董秘向市界否认“代工”的说法,称是双方合作的项目,“我们出厂房设备和工人,博郡汽车出资金和技术”。一汽夏利的心思亦非常明显,在油车越卖越差的情况下,借助造车新势力的技术转型制造新能源汽车,是既便捷又高效的转型方式,合资消息公布后,一汽夏利股价大涨,足以说明市场对这次转型的认可。

这场各怀心思的“联姻”,从一开始就出现认知的分歧,谈判过程艰难而漫长。根据资料显示,依照合作项目推进计划,2019年1月完成新增设备预售、适应性改造预算、立项及预算审批。3月,则完成制造费用测算和制造费用谈判。

对照目前的进度,双方合资的公司尚未成立。一汽夏利现有的传统汽车生产工厂,想要用来生产博郡汽车自主研发的车型,必须经过一系列改造。袁波透露,“博郡汽车内部测算,改造生产车间至少需要花3亿元”。

博郡汽车缺钱已经是公司公开的秘密,自2016年创立以来,一直在投入,至今没有量产车上市,意味着公司创业三年没有收入来源。

博郡汽车一位股东在债券发行文件中透露,博郡汽车2017年营业收入为1318万元,净利润亏损3亿元。截至2018年6月末,博郡汽车资产总额为4.2亿元,负债总额为4.4亿元,公司已资不抵债。

市界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2018年博郡汽车亏损继续扩大,达到3.93亿元。公司以亏损为由,拒绝为员工发放2018年年终奖,一分部员工因此不满,到劳动局申请仲裁。

目前,博郡汽车2018年年终奖仍旧没有发放,还要求员工签署一份年度薪酬调整确认书,降低员工工资以节省开销。

袁波透露,“博郡汽车一时难以拿出3亿元去改造一汽夏利的生产车间,我听说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

因为钱没有到位,一汽夏利改造项目还未开始,一位一汽夏利的员工告诉市界,“听说要改造工厂,但是现在还没有动的迹象”。

02

融资疑云

找钱,是博郡汽车当下最为紧迫的事。

博郡汽车官网宣布,2019年5月30日,公司与中化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化国际”)旗下的银鞍资本正式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博郡汽车本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银鞍资本,盛世投资、中科产业基金、住友商事、 东旺投资、浦口高投、园兴投资等,总规模25亿元,主要用于博郡汽车的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投入。

图4

中化国际在4月26日成立的银鞍岭英基金,是博郡汽车本轮融资的领投方。据中化国际公告,银鞍岭英基金首期募集规模拟为4.15亿元,基金有限合伙人(LP)拟出资 4.1 亿元,其中中化国际拟出资 2 亿元、浦口高投拟出资 2.1 亿元;基金普通合伙人(GP)上海银鞍拟出资 0.05 亿元,后续拟募集5.9 亿元,合计规模为10.05亿元。

投资方中,除住友商事是新增投资人外,其余均为旧股东跟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的工商变更登记显示,6月6日,只有银鞍岭英基金增进博郡汽车股东名单。

新股东进入,意味着资金注入,而一位熟悉博郡汽车财务信息的中层管理人员告诉市界,“资金并没有到位,有钱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狼狈”,他提到,中层管理人员现在基本人人自危,随时准备联系猎头找新的工作。

中化国际早在2018年就投资过博郡汽车,彼时前者在农用化学品、聚合物添加剂、天然橡胶等主营业务方面出现下滑势头,随即提出发展锂电池、锂电池材料等新能源业务的新战略。

作为新战略的起点,中化国际与博郡汽车签署投资协议,对后者投资2亿元。博郡汽车对外宣称获得2亿元融资,而中化国际的口径则是并购博郡汽车旗下的电池公司。

中化国际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以2亿元的价格,取得淮安骏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淮安骏盛”)79.49%的股权。淮安骏盛是博郡汽车跟淮安市淮阴高新开发区合作的产物,博郡汽车因此得到淮安园兴投资有限公司(即“园兴投资”)的投资。

在博郡汽车的融资历程中,政府类基金投资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即以产业换投资的方式来获得融资。

博郡汽车得以成立,正是得益于南京市江北新区的支持。2016年12月,博郡汽车在南京市江北新区注册成立9天后,就获得南京浦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的投资,该基金由中科招商和南京浦口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浦口”)牵头成立,后者投资6364万元,持有博郡汽车40%的股份。

政府的钱不是白给的,南京浦口经济开发区对博郡汽车的土地出让计划金额达到1.62亿元,即博郡汽车在南京的纯电动生产基地项目,政府对该项目的期许是:“预计年利润总额42亿元,税收37亿元”。

事实证明,政府类基金希望博郡汽车带动更多资金投入,而对“烧钱”的容忍度较低,博郡汽车却只指望着政府类基金,先后寻找南京、淮安、上海襄助,始终无法找到更愿意“烧钱”的投资方,导致规划遍地,落地了了的境况。

03

量产计划生变

造车新势力从研发到量产,始终无法绕过的大山便是钱。蔚来董事长李斌曾坦言,200亿元是造车新势力的“及格线”。

2019年上海车展期间,博郡汽车邀请林更新助阵,第一次举行品牌战略发布会,推出博郡iV6和博郡iV7,并正式发布i-SP、i-MP、i-LP三大原生电动车平台,其中博郡iV6正式开启预订。

图5

2019年4月16日,上海国际车展 博郡iV6

品牌发布之后不久,一汽夏利宣布与博郡汽车合资。博郡汽车副总裁李瑛表示:“博郡汽车以超10亿元入股并拥有绝对控股权,一汽夏利则主要提供工厂、工作人员、生产资质。”

博郡汽车对外宣布,首款车型iV6 将于2019年底在天津正式量产,2020年一季度开始交付。

黄希鸣曾说,博郡汽车需要对一汽夏利的一些生产设备进行改造升级,计划到日本引入一些专家级的人,把最新的质量体系经验带进来,重新武装它的生产体系。

一汽夏利董事会秘书孟君奎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预计需要1至2个月围绕新产品需要进行的生产线适应性调整,正在积极研究和方案制定中。”

一位汽车工程师告诉市界,“生产线的改造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改造完还需要经历调试、试制等环节,到最后才能实现量产,这一系列动作完成,需要花费半年时间。”

目前,一汽夏利工厂改造尚未开始,博郡汽车想在2019年实现量产,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与此同时,供应商亦对博郡汽车采取观望的态度,因为货款无法及时到位,部分供应商选择断供,博郡汽车“巧妇难无米之炊”。

天津一家为博郡汽车供应汽车内饰配件的公司已经停止为博郡汽车供货,该项目负责人杨伊告诉市界,“我们6月份开始供货,供了几十台份的零件,因为钱没有到位,老板已经让我们停止供货了”。

杨伊提到,因为整个集团都是做汽车零部件的,目前集团的多个子公司均停止向博郡汽车供货了。他告诉市界,“老板正在跟博郡汽车谈,希望通过非法律的渠道拿到货款”。

上海一家供应商直接断供,因为供应的零件,一分钱都没有拿到。长春一家供应商正在为博郡汽车做前端模块开发,且已经开了硬模,目前尚未开始供应,该公司亦担心博郡汽车缺钱的问题。

博郡员工袁波告诉市界,供应商断供已经影响到南京试制车间的运作,因缺零件,而无法造车完整的样辆。

据多位员工反映,博郡南京工厂的建设亦处于停工状态,市界向博郡南京工厂的工程负责人求证时,他表示“工厂的情况我不太好说”。

博郡汽车当下出现的种种状况,皆因一个“钱”字。

图6

融资艰难的情况下,黄希鸣将目光投向刚刚成立的科创板,他对媒体表示:“我们现在正在与券商、投行沟通,可能会瞄准科创板上市。”他提到,博郡汽车正在进行公司改股,已满足科创板的申报条件,正在考虑申报。

一家还未量产的公司,科创板能够给予多大的信任不难想象。说到底,汽车企业终究是钱堆出来的产物,美国投资人16年才“烧出”一个特斯拉,中国则有上百家造车新势力嗷嗷待哺。

这场声势浩大的PPT造车运动,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只有少数几家能够冲出来,面对这种千载难逢的“颠覆”机会,谁都不信命,谁都想插一脚,不管是传统汽车、互联网,还是房地产企业,都在跑步入场。

这也正应了那句:只有潮水退去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18 凯发娱乐k8凯发娱乐k8|凯发娱乐k8com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